当前位置:>明星娱乐>内地>正文

还记得《生存大挑战》吗?它才是内地最早的“真人秀”

2019-05-26 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1 点击:

分享到:

  如果你在百度敲下“内地首档真人秀”的问题,“万能的百度”似乎也给不了你正确答案。让记者来告诉你,答案是一档名为《生存大挑战》的广东电视节目。“当时我们就五个人,一个司机,两个摄像,一个制片,一个导演”、“那时还没有真人秀这个概念,我们管它叫即时形态的纪录片”、“我们的选手刚抵达终点,就被央视的人一车子拖到《实话实说》受崔永元访谈去了。”近日,前广东电视台《生存大挑战》节目的主要制作人、广东卫视节目部导演黄宏接受了新快报的专访,在回顾当初那段光辉岁月的同时,也谈到了他亲历的那段中国式选秀的起源。

  2000年6月初,进入广东电视台不久的黄宏接到了一个让他很兴奋的任务——担任一档当时他也不知道怎么去定义的节目《生存大挑战》的导演。黄宏透露,和当下备受观众喜爱的《爸爸去哪儿》、《中国好声音》等节目一样,《生存大挑战》的节目形态最早也是受到了国外节目的影响和启发,“当时这个节目的原型实际上是受到了日本有个叫《电波少年》的节目启发,那档节目就是两个日本年轻人去旅行,然后电视做了一些完整的跟踪,这个节目其实最早也是源于旅游节目。我们就根据这个,想用这种体验人的方式去带出一些旅行途中的不同人文风景。”

  黄宏解释说,这一现在看来相当简单的构思,在当时却是一种极度超前的电视手法,他说:“当时这个概念,实际上是比较超前的,因为那时还没有 超女 快男 ,也没有其他很娱乐的电视节目,荧屏上播放的只有传统的专题节目、晚会和新闻。学术界也还没有人叫 真人秀 这个概念,直到我们第二季节目之后,《幸存者》进入内地了才开始有 真人秀 这种说法。现在想来,我们第一季节目其实应该算是内地真人秀节目最早的雏形吧,以现在的叫法来讲,应该叫旅游线日,当黄宏和他的团队正式背上行囊从广州出发时,他们还根本没意识到,自己正在做一件将影响中国电视综艺节目未来10年甚至更为深远的大事。“当时还没有真人秀的概念嘛。我只是说我要很真实地把他们沿途的这种观看感受感悟做一个真实的记录,然后在后期真实地把它呈现出来。”

  一档用纪录片的方式拍出来的节目,何以抢占“内地首档真人秀”的皇冠呢?为什么其他的纪录片却不能算做真人秀?对于记者的质疑,黄宏解释说:“真人秀的一个本质性的东西是什么?是规则。那原来最早的像旅游节啊或者类似的纪录片,它没有什么特点规则,就是走到一个地方拍到一个地方,仅此而已。而我是带着某一个规则,实际上就是真人秀的规则,在规定时间内、特定的情况下,指定的路线下和特定的经费额度情况下,去完成这么一个东西。而且我们在队伍的设置上,首先它的体验者就是一脉相承的,中途不间断的,这是一个,还有一个连续不间断的录制。但在播出形态上,它是属于连续周期的展示他们在路途中的不同反应,它的人文反应,它的人文体验,它实际上是很有规模的,这些都是我有底气说,我们是内地第一档独立制作完成的真人秀节目。”

  与如今真人秀节目动辄上演几百人的团队玩“机海战术”形成巨大反差的是,这个或许要被载入中国电视发展史的团队,有着一个令人惊叹的阵容——“我们实际上就是五个人,一个司机,两个摄像,一个制片,一个导演,我是导演嘛。但是这是后期,因为前期的时候,大家对操作这种形式的节目还不熟,所以做的准备更多一点。到了后期,因为大家已经知道具体怎么运作了,队伍的规模就一直在减。大概出发的时候是三辆车,走着走着就两辆车,到进到新疆之后就只有一辆车了。”黄宏回忆说,“第一届节目我们只有三个嘉宾,一个是空姐,一个是诗人,一个是。大概是每个人只有4000块钱,就半年时间,沿着中国陆路的分界线,走这么一圈,起点是广西的东兴市,它实际上也是中国陆路边境的起点,就是在南部的起点,结束的点是辽宁的丹东,与邻国交界的地方。”

  在回忆当时节目的制作细节时,黄宏将《生存大挑战》与今年热播的《花儿与少年》、《花样爷爷》进行了对比,他说:“不同之处在于它们是明星,我们当时是草根。这是很大的不同,因为它就是消费明星,我们当年是做草根的真人秀;然后就是规则设计上,我们觉得这两档节目更偏重于娱乐,更多的是展示,至于里面人和人的冲突,不是做的很多,更多的是 秀 的东西。而我们那个时候的真人秀实际上就是说在规则下我们的 严 。我们那时候的规则是极致的,不带娱乐性。比如说,我要你今天走50公里,你就必须今天走50公里,通过这种极致挑战,把你的性格,把你这种外在的东西,所有的东西,极致的呈现出来。你的痛苦,你的坚韧,你的坚毅,你的百折不挠。我们当时那个东西是很注重人和自然的高度的张力,人和人在这种极致条件下的冲突的。比如4000块钱的设定,你要走完中国大半个陆路边境,这对于所有观众、所有选手来说都是一个悬念,这个限定之下,你今天要花多少钱,你是要走路,还是要体验当地的生活还是怎样,他们会围绕这个金钱和时间,会做很多不同的非常规动作,始终在金钱和时间之间,他们会有很多冲突的地方,他们会面临这些问题有很多冲突的选择。我觉得这就是 规则 的魅力,它能产生不同的张力不同外在行为表现的东西,我们觉得这个就是真人秀的魅力。”

  如今任何一档真人秀都在强调同一个概念——“成长”,这种如同电脑游戏中“打怪升级”式的递进感,是吸引观众每周守候在电视前关注节目的不二利器。黄宏说,早在第一季《生存大挑战》时就已经产生了这样一种类似的播出生态,而营造这种生态的关键之处首先就是在当时看来还太过超前的“边拍边播”模式。

  “我们那个时候其实就像现在《爸爸去哪儿》一样,每周都会播,而且我们还是每周播出两三集,这种连续剧情的东西,在半年时间里天天出现在荧幕上,可想而知,这个人的形象会多么深入到观众的内心。每一举一动,他说的一句话,他做的一个事件性的行为,都会印在老百姓的眼里。因为那时候还没有真人秀,都是传统的专题节目,突然有这么一个不断出现在你面前的面孔的时候,那种造成的传播力、影响力,我认为是偶像级的草根形象的塑造。那种最大批量的展示,在当时传播手段来说是超前,那时候制作的特性来说已经是超前了,即便是到了现在也没太多人去这么做。”黄宏解释说。

  《生存大挑战》这档节目最早承受了相当大的压力。这种压力首先来自于强烈的舆论关注度。“第一辑节目结束不久,也就是次年元旦之后,当时还在中央台的崔永元第一时间把我们节目里的三个选手接到北京去了,在他的《实话实说》里,做了一期节目叫《镜头下的体验》,然后他们对我们的镜头里的这些选手在里边的各种反应,带着强烈的质疑。就当时被这个现象,就一个电视台搞三个人去作秀,然后去体验,这么长线路,这么长周期的一个活动,在他们认为是有突破性的,又有点带有话题争议性。他们的立意点就是说你们就是在作秀。但是第二年,《幸存者》进来的时候,大家已经不忌讳这叫真人秀,它就是这么一个概念。”

  黄宏回忆说:“当时我们根据《实话实说》的质疑开过会,我们的邱主任就说了 我是觉得我们要敢于承认这是真人秀 ,因为当时电视还没有真人秀,我们就敢于说我们是真人秀,我们就是做了一场秀,电视节目的秀,他说 我们要敢于承认 。后来我们第二届开始,新的成员进来,我们节目理念有了改进之后,我们才大胆地承认说我们真的是在做一个真人秀。因为它有规则、有冲突、一定有趣味,有真人秀的各种雏形。那后面到第二届第三届我们就很大胆地按照这个真人秀的规则,我们按照这种真人秀的方式,一个播出方式,我们去展现这么一个人和自然,人和人之间冲突这么一个东西,我们已经做到了。《生存大挑战》一共做了六辑节目,2006年最后一辑之后,鉴于收视等方面的考量,广东台决定停办该档节目。一个项目做了六季,实际上已经不简单了,《中国好声音》现在能不能做六季还是个未知数, 快男 快女 现在也没有了。《生存大挑战》能坚持到六季挺不容易的。”

Copyright © 2012-2018 千赢国际娱乐_千赢国际网址登录_千赢国际娱乐官网【欢迎莅临】 版权所有